風水 | 堪輿總索——龍法十要
當當  彎彎說星座  3天前
《堪輿總索》原文:
陽落有窩,陰落有脊,入首星辰,從頂而立.
陽來陰受,陰來陽作.上有三分,下有三合.
個字三義,要知端的。大小八字,貼身蟬翼。
股明股暗,有緩有急。上聳明肩,下開暗翼。
球檐球髯,人中難識。純陰純陽,天乙太乙。
界水蝦須,微茫交揖。左右金魚,羅紋土宿。
葬口要明,淺深有則。脈不離棺,棺不離脈。
合腳臨頭,臨頭合腳,割腳臨頭,臨頭割腳。
有合不淋,有淋不合。就濕眠干,眠干就濕。
牝牡交承,雌雄相食。放送立微,迎接莫失。
后倚前親,正求架折。倒杖放棺,在師口廖。
拂耳拂頂,須分順逆。枕對之功,難如接木。
急則用饒。饒則用急。高要忌風,低不脫脈。
棄死投生,要知來歷。點穴安墳,如醫看艾。
明師登山,一一能解。得師真傳,了然在目。
風水自成,不壞骨殖。木根不生,蛇蟻不入。
已上真文,口傳心受。有授他人,惟傳子息。
有義君子,登山指畫。無義小人,千金勿泄。
解注:
陽落有窩
陽落星辰是若何?形如仰掌略生窩。
或如開口宜融結,曾有人能識得么?
陰落有脊
陰落星辰劍脊形,肥園覆掌更分明.
或如蔥尾宜齊短,世上何人識得真?
陽來陰受
龍如仰掌是陽來,自是陽來陰受胎。
凸起節包為正穴,覆杯相似不須猜.
陰來陽作
星如覆掌是陰龍,陰極陽生理在中.
到穴略開窩有口,其形馬跡正相同.
上有三分
入首初看個字巔,次看凸起節包邊.
終看塊硬球檐畔,龍水三分勢自然.
下有三合
龍有三分在上頭,更須三合下頭流.
合襟蟬翼兼龍虎,好在其中次第求。
個有三義
龍分頂上有三義,左右名為龍虎砂。
一脈中流宜起伏,形如個字正兼斜。
大小八字
大小八字跡微茫,生在節包塊硬傍。
若是分明為大地,但須腳短莫教長。
金魚蟬翼
明戶暗翼號金魚,蟬翼之名果有無
龍虎穴如雙硬翼,其中軟翼汝知乎?
雌雄牝牡
龍從膚口認真蹤,土縮羅紋穴一同。
砂有暗明先后水,細分牝牡別雌雄。
正求架折
正求架折氣行流,正出星辰是正求。
側出星辰為架折,但從入首看來由。
拂耳拂頂
氣從何入不須猜,自是正求拂頂來。
架折由來為拂耳,須分順逆莫違乖。
前親迎接
前對合襟是接迎,合襟前對日前親。
必端必正無偏倚,此法由來世罕明。
后倚放送
后枕球檐放送如,球檐后倚自安舒。
不偏不倚堆端正,莽法其斟之謂歟。
臨頭合腳
臨頭合腳地方真,上下由來真氣凝。
上枕球檐端旦正,合襟下對自分明。
淋頭割腳
無球披水是淋頭,無合名為割腳流。
或有上來無下合,這般假地不須求。
眠干就濕
上枕球檐正放棺,水分左右日眠干。
放棺下就合襟水,就濕之名理亦安。
球檐
到穴星辰塊硬金,球檐相似自天然。
肥園融結宜端正,葬口生來在面前。
葬口
球檐之下略生窩,葬口原來正是宅
此時天然真正穴,就中例杖豈差訛。
羅紋
結穴星辰似覆鍋,覆鍋開口或生窩。
莫非陰極陽生處,所以紋如指面羅。
土縮
結穴星辰有開口,口開唇下略生堆。
亦惟陽極陰生處,土縮中生若覆杯。
倒杖放棺
十道先于葬口安,即將直杖倒其間。
球檐之下合襟上,枕對無偏即放棺。
急用則饒
勢如雄急是陰來,雄急來龍緩處裁。
拋出球檐五七寸,免教白爛骨如灰。
緩則用急
陽來坦緩勢逶迤,龍緩扦于急處宜。
湊入球檐五七寸,免教黑爛骨如泥。
藏風脫脈
穴法窩低總不拘,但依證佐是真機。
藏風之處高為妙,界水之中低變宜。
棄死挨生
來龍強弱認分明,入穴仍推厚薄情。
砂有暗明水寬緊,挨生棄死穴放真。
深淺
深淺由來不等閑,須分平地與高山。
高山止與明堂并,平地還深一尺安。
《白話釋義》篇:
第一節 陽落有窩
真龍落脈,必須起星體。開面展肩,挺胸突背,有大勢降下,如婦人生產,努力向前推送,但對面正看,不見其形,左右睨視,方見其勢,此陰體陽落。陽落之穴,其形象仰掌,略生窩托,界水分明,金魚牛角,微茫抱穴,中央現出穴暈,尖圓方正,光彩潤澤,這叫為陽落有窩之真結,下之則可大富大貴矣。
陽落結穴體必是窩鉗二格,此二種穴形,也必開口,開口者如人口之開閉,開則屬陽,閉則為陰,但有真假,凡分合明顯,金魚牛角,微茫抱穴,此為真穴。否則為假穴,惟識得些種真機者,究有幾人,真穴難尋啊。
第二節 陰落有脊
龍之結穴,大體分來只有兩種,一為陰來陽落,一為陽來陰落。
陰落之穴,其形如劍脊,如覆掌,化成乳突二穴,肥圓尖秀,穴星分明,易于識別。
陰落之穴,也有開同蔥尾,垂乳結穴,此種穴體,穴暈本是很明顯。只求龍虎齊長抱穴。
使不受風吹就是真,若是龍虎護不過穴,則為漏胎,乃假穴,雖是穴暈分明,但多不開頭面,茍無真知灼見,勢難下手。
第三節 陽來陰受
地理之道,莫非陰陽,獨陽不長,孤陰不生,萬物必須配合陰陽,陽以向陰,陰以含陽,陽生于陰,陰生于陽,剛生于柔,柔生于剛,陰德弘濟,陽德順昌,陽生陰,陰育陽,陰用陽朝,陽用陰朝,陰陽相見,福祿永昌,陰陽相乘,禍咎無門,天之所臨,地之所感,形止氣蓄,萬物化生,氣感而應,禍福及人,是故龍之結穴,亦有陽來陰受。陰來陽受,乃成穴。然陽來之龍,其形如同仰掌,迨至結穴,必變成覆掌之形,以陽體化為陰體,得其陰陽交媾之妙,乃為合格,方可言福。
陽來陰受之穴,來龍多為水木二星,水星葬泡,木星葬節,凡龍陽體如同仰掌,平夷而來,結穴處必變出乳突,或節或泡,或如覆杯,乃成陰陽交媾,再得形止氣蓄,停風聚氣,山水交會,及穴暈太極分明,蟹眼蝦須,交于小明堂內蟬翼牛角,微茫抱穴。此為正穴真結,切忽狐疑,果斷下穴。這樣福主有德,福會立至。
第四節 陰來陽受
山地屬陰,平地屬陽,此大綱也,高起為陰,平坦為陽,此法則也,綱即以定,陰陽自然容易明白了,星以剝換為貴,龍以變化為美,陰變陽,陽變陰,陰陽相交,萬物化生。故覆掌之陰龍,必化成仰掌之陽脈結穴,此為陰來陽受,陰極陽生,陰脈來龍,到頭結穴,必開陽窩,形如馬跡,陰脈就象蛛絲,陽穴就象馬跡。蓋以蛛絲馬跡突起為陰,馬跡平夷為陽,陽以向陰,陽生于陰,陰本于陽,此乃雌雄變度,而陰極陽生之理,自在其中。
第五節 上有三分
龍至結穴,必沖起尖圓方正穴星,束氣清真,中間隱隱一脈降下,個字中抽,個字頂頭,微微有真水分開,是為第一分水,在穴暈突起之上,也有真水分開,是為第二次分水,在葬口上端,又有一重真水分開,是為第三分水,有分有合,在分合之間,葬口自見,穴暈明顯。一般分水者大節也,葬口者大目也,節目即明,則隨施隨應,這個要記住,分水之定,有自下至上者,自下至上的則定下分為第一分水,中分為第二分水,(中分兩者都為第二分水),上分為第三分水,殊途同歸,理則一也,此論即到上至下者,自下到上者,大家看到上面的可知下面的二分三分了,慢慢領悟吧。
第六節 下有三合
真龍結穴,水界龍止,真水界割,有分有合,合者曲抱,會于明堂前,所謂蝦須,蟹眼,金魚水即是,水之交合處,微茫水處,局長有微微兩般真砂,直夾過堂前,方為氣止水交,若無此砂,則水泄氣散,非真穴也,蓋上之每一分水,曲抱過堂前,是為第一合水,上之第二分水,曲抱過堂前,是為第二合水,上之每三分水,曲抱過堂前是為第每三合水,一分一合,二分二合,三分三合,上分下合,理固自然也。
第七節 個字有三叉
龍之入首一節,如人之頭部,三叉在兩目之上,兩眉為叉字之兩撇,頭下之額突為叉字之點,以其形象叉字,故曰穴暈之上必有三叉。又兩眉突下中垂一線脈跡。名為個字,此亦是以眉為個字之兩撇,山根到鼻準頭,為個字之一直,兩顴乃喻龍虎,蓋真龍結穴,必有兩砂如顴之護鼻,如穴有三叉及龍虎砂,這是真穴,若無三叉龍虎,便是假穴。形勢雖美也不發也。凡真龍入首,必沖起穴星,束氣以后,微微一脈中垂,形如個字,但脈之下垂,要有起伏,切忽直硬,而在起伏之中,看其正斜,正來順受,斜來側受,左來左受,右來右受,三寶經曰:(兩片三叉穴自然,杖隨斜側枕尖圓,迎接順逆分強弱,個字之中玄又玄)。蓋亦說明穴星之正斜。當番其來勢。順逆迎接,以定其穴。
第八節 大小八字
節泡穴暈也,硬塊化生腦也,葬口上端之硬塊處為化生腦,在化生腦傍之微茫分水,為小八字,小八字堂內合,化生腦上端之微茫分水,為大八字,大八字堂前合,八字當合成一個似毬形之太極暈,不可偏長。若是扁長,則為殺氣,非生氣。圓而凈者為氣,長而動者為殺,穴暈為氣之凝聚處,若是圓似球珠,分合明白,則是生氣己凝聚于此土內,便可安葬,且必葬之立可獲福,倘若扁長真硬,分合模糊,則是龍脈未化,生氣未聚,仍為殺氣,雖有形穴,葬之也會有禍,所為大富大貴之地,必定八字足短,圓凈氣聚,一葬即發,故須足短莫教長,蓋恐有殺氣侵穴,而生禍咎是也。
第九節 金魚蟬翼
硬塊化生腦略下數尺,左右兩傍為明肩,微茫灣抱交于小明堂內,在穴暈略前左右兩傍,稱為暗翼,此砂統稱為金魚砂,蟬翼則在暗翼外,輕薄貼身,微茫茫灣抱,二者均是微茫灣抱貼之真砂,因其微茫,辨識困難,若無真知灼見,模糊混看,不知蟬翼之有無,故難發也,穴暈乳突之旁,龍虎砂內,微茫灣抱,護穴真砂,為蟬翼砂,以其如蟬,硬翼之下,又有軟翼,故名蟬翼。硬翼為龍虎,軟翼為真砂,真砂輕薄貼體,微茫難明,故說其中軟翼大家能明白不?
第十節 雌雄牝牡
龍從缺口認真蹤,土縮羅紋穴一同。
砂有暗明先后水,細分牝牡別雌雄。
缺口者,葬口也。土縮者,穴星口唇下略生這堆也,羅紋者,葬口之土脈,似人指面之羅紋,故說羅紋也,雌雄者,陰陽也,牝牡者,陰陽相見也。龍之結穴與否,可從葬口之穴暈,認期真假。真穴必是陰極陽生,開口開窩,或陽極陰生,生堆生突,穴土五色,土中脈絡。如人指面之羅。而有太極。如同有雌必有雄砂之明者為牝,暗者為牡,水之先者牝,后者為牡。陰來陽受,陽來陰受,就是雌呼雄應,牝行牡隨,故說(細分牝牡別雌雄)。
第十一節 正求架折
正求架折氣行流,正出星辰是正求。
側出星辰為架折,但從入首看來由。
正者整也,整肅其身體,收斂其心忐也,求者度也,度審其大之止,追求其止之真,架者加也,加棺于木,故名曰架也,折者裁也,以金斷木,故名曰折。凡窩穴之葬,必用正求架折之法,因窩有深窩、淺窩、大窩、小窩之別,故作法也有正求架折之分。窩小用正,窩大用求,窩深用架,窩淺用折。深淺大小,四大穴象也,正求架折,四大作法也。求似天穴。折似地穴,正架,似人穴,統同論之。似天非天,似地非地,似人非人,辨異也。大抵天地人,大節也,正求架折,大綱目,節目即審,則隨施隨應,方可言葬。若星辰正出,則用正求順迎之法,星辰側出,則用架折逆接之法,正也側出,穴情也,順逆迎接為方法,情法能明,則作法(正求架折)可施,且必歸于中正之天,剛柔相濟,止于中正之地,陰陽巧合。此無別法。惟從入首處看其來由,察其性情。
第十二節 拂耳拂頂
氣從何入不須猜,自是正求拂頂來。
架折由來為拂耳,須分順逆莫違乖。
頂者頭頂也,氣從穴星頂上不偏不斜,而正直下垂以受穴,謂之拂頂之穴,若氣從穴后左角或右角側來受穴,謂之拂耳入穴,氣脈正來,則正迎之,不可有失中正之理,氣脈若系則來,則宜逆其來勢以接之。正則求正,側則架折,為合葬義,大抵拂耳拂頂,大節也,正求架折,大目也,節目即明,則隨施隨應,順逆巧合,自無違逆乖戾之病也。
第十三節 前親迎送
前對合襟是接迎,合襟前對曰前親。
必端必正無偏倚,些法由來世罕明。
合襟者,分水之交合也,以其如衣襟之巧合而無絲毫之偏倚,故說是合襟,安葬之法,惟以前對合水之合襟,不偏不倚,必端必正,只此一法,別無二門。此為前親迎接之法。世人罕明,故安葬失真,福未至禍先臨,殊堪心痛,今披示蘊奧,泄盡天機,則葬法從此得真,趨吉避兇,當有把柄矣。大抵合襟,大經也,前親接迎,大法也,經法既明,自然得手應心,而無[毫厘千里,一指萬冊]之慮也。
第十四節 后倚放送
后枕毬簷(球檐)放送如,氈唇后倚自安舒。
毬簷(球檐)者,化生腦之邊唇,以化生腦圓似毬,其旁似,故名毬簷(球檐),化生腦在穴暈后面之硬塊是也。安葬之法,不僅要前親合水交合處,且須緊靠化生腦之毬簷(球檐),而能在毬簷(球檐)之前,合襟之后,緊靠毬簷(球檐),針對合襟,定穴于中,則自如人坐椅中,安平而舒適也。
不偏不倚堆端正,葬法其斯之謂歡。
定穴之法,只有后倚毬簷(球檐),前對合襟,在穴暈圓動處,不偏不倚,必端必正,前親后倚,開進放棺,用合葬。大抵毬簷(球檐),大綱也,后倚放送,大領也,綱領既得,葬法可言,吞吐沉浮沉,是從此出,富貴榮華,何求不應。知道前親后倚之法,為人葬親,方能言福,而無禍咎之患矣。
第十五節 臨頭合腳
臨頭合腳地方真,上下由來真氣凝。
話說龍真穴不的,葬后受孤窮;
龍真穴且正,葬后自興隆。
真龍結穴,至入首處,陰秘化陽,陽必化陰,所謂陰極陽生,陽極陰生,復沖起尖圓方正之穴星,上有三分下有三合,三分下之硬塊為化生腦,有化生腦者為臨頭。分水有合,謂之合腳,若是上無化生腦之硬塊,則生氣不能凝聚,倘若下無合水如襟之合腳,則生氣飄散,真龍所指,生氣止處,則必有硬塊,下有合水,故曰(臨頭合腳地方真)。
上枕毬簷(球檐)端且正,合襟下對自分明。
此承上言,既有真龍真穴,生氣凝聚,有分有合,則必葬之合法,然葬法多端,難以盡拘,最上之法,乃是上枕毬簷(球檐),不脫氣,不離脈,不偏不倚,必端,必正,迎氣,接脈,則合襟自對,而無絲毫之差也,但術士為人安葬,大都不能遵守此法則,因此貽禍不淺,今將葬法公世,庶免一誤再誤也。
第十六節 淋頭割腳
無毬(球)披水是淋頭,無合名為割腳流。
淋,濕透也,割,切斷也,穴后若無化生腦硬塊之毬(球),則水必灌穴,致使骸骨受水氣浸濕而腐化,故曰淋頭,化生腦塊硬頂上之分水,若是不能交合于穴暈之前,或在穴暈左右兩側便反向外流,割斷真砂而去,乃是真水割腳,必定風吹氣散,前無收藏,后無化解,前無收藏是氣不住,龍無水界氣不止是也,后無化解,則必孤陰孤陽,不能陽極陽生,陽極陰生是也,凡龍無水界便無交媾,無交媾則失度矣。
或有上來無下合,這般假地不須求。
龍要有送有迎。枝腳呵護,穴要有分有合,砂水灣抱,龍若有送而無迎,或枝腳不顧,則為散漫而不足矣,穴如有分面無合,或砂水不抱,則是龍未止,而氣不聚也,是以龍要有送有迎方為貴,穴要有分有合方為真,此一定之理也。龍至結穴,若僅有分而無合,其分炎情意向外,則砂飛水走,全無真結,中有乳突,就不須求也。
第十七節 眠干就濕
上枕毬簷(球檐)正放棺,水分左右曰眠干。
干指穴中燥暖有氣之謂,穴暈上化生腦之硬塊,干燥有氣,宜遷就之。惟有枕靠硬塊之毬簷(球檐)邊為適宜,若是葬上有壞龍脈,有傷元神,傷元神則氣不足,壞其脈體,則體不完整,若是脈離硬塊而葬則為脫氣,骨骸必腐損,或入水入泥,或生白蟻,無氣則不能化生萬物,且必禍咎踵門,是故安葬要上枕毬簷(球檐),正放棺木而眠干,不可過上而壞體,或太下面脫氣也。
放棺下就合襟水,就濕之名理亦安。
毬簷(球檐)合襟是定穴之標識,識得此訣,穴位可定而得真,不識此法,雖然大地當前,目述五色,未有能識其真也。先哲識破此法,以化生腦硬塊為毬簷(球檐),真水合處為合襟,并再三叮嚀告戒后之學者,開井放棺,務必上枕毬簷(球檐),下就合襟,無毫厘之差,則安全無誤也,就濕之理,既說明開井放棺,務必要在真水之內,針對合襟而葬,絕不可葬在真水之外,否則恐脫氣失穴,使骨骸受冷濕之氣而損壞,故點穴之法,端擇山之吉者趨而向之。其兇者,避而背之。卜氏曰:趨吉避兇,移濕就燥,即謂此也。
第十八節 毬簷(球檐)
到穴星辰硬塊全,毬簷(球檐)相似自天然。
肥圓融結宜端正,葬口生來在面前。
此中言上文未盡之意,真龍所指,生氣凝聚,必陽極陰生,陰極陽生,穴星分合之內,生出硬塊,如人之額頂,形似毬簷(球檐),肥圓端正,土色潤澤,乃為真穴證佐。若是花形假穴,則無陰陽化解,有分而無合,更無硬塊,致使淋頭割腳。心穴星生有硬塊,則葬口自然生在硬塊之前,安葬當于硬塊前開井放棺。后靠硬塊之邊。此先賢唯恐世人不識,再三叮嚀,告誡后之學者,當遵其法點葬,方能為人造福,違此法則,便失葬義,不是傷脈,便是脫氣,因此雖葬得大地,但仍受禍,而不能獲福也。
第十九節 葬口
毬簷(球檐)之下略生窩,葬口原來正是他(拖古讀)。
此是天然真正穴,就中倒杖豈差訛。
倒杖者葬法之準繩,接脈乘氣之要法也,杖法有十二:順杖、逆杖、縮杖、綴杖、開杖、穿杖、離杖、沒杖、對杖、截杖、頓杖、犯杖、順兼逆、逆兼順、逆兼穿者是也。葬口者,真龍止處,生氣所由,出入如人之鼻竅,氣之所出入,司人之生命樞機者是也。安葬開井放棺于其口以乘生氣,故名葬口,葬口在化生腦硬塊之毬簷(球檐)下,略開窩處,天生自然,氣化形生,靈氣鐘藏,陰陽交媾,雌雄牝牡,化育萬物,葬乘其氣,以陰其骨,氣感而應,禍福及人。但葬必中正,乃乘得生氣,不可偏左偏右,順其來勢,接迎其氣,則生氣自難逃矣。如此安葬,豈有差訛乎?
第二十節 羅紋
結穴星辰似履鍋,履鍋開口或生窩。
莫非陰極陽生處,所以紋如指面羅。
羅紋者,真穴土中有紡跡似人指面之羅紋,故名曰羅紋或曰羅紋土。陰脈來龍,到結穴處,必陰極陽生,開面化氣,形如履鍋,開口或生窩壓,所謂陰來陽受也。陰來陽受之穴,其穴暈葬口之土,必化成太極,形如指面羅紋,色澤光潤,堅硬似石,所謂以土色證穴,亦即謂此也,蓋天之所臨,地之所感,形止氣蓄,化生萬物,地有四勢,氣從八方,處氣行形,內氣內行,其星辰似履鍋,外氣也,其土如指面羅紋,內氣也,真龍正穴,必形全及氣全也。
第二十一節 土縮
結穴星辰有開口,口開唇下咯生堆。
亦唯陽極陰生處,土縮中生若履杯。
土縮者窩中之突也。陽脈來龍,入首星辰開口或平垣,其龍之止處,真氣凝結之所,則必氣化形生,另起堆突,方成陰陽變化,乃為雌雄交媾而靈氣中藏。此種堆突,亦必尖圓秀麗,形似覆,方為正格,此乃陽來陰受。陽來陰受之穴,土縮中生,穴星明白,易于尋覓,但亦有真假二穴,不可不知也,真穴必有分有合,蟬翼砂,蝦須水,灣抱呵護,穴暈不高不矮,不臃不用腫,不歪不斜,肥圓端正,陰陽妙合,豈偶然哉。假穴反是,或穴暈暴露,風吹氣散,或渺小不成穴體,陽勝陰差,或歪斜不成星體,嵯峨不吉,或臃腫不化,無分無合,雌雄失度,不可葬也。絕不可謂有堆突而葬之。致貽禍非淺,慎之哉!
第二十二節 倒杖放棺
道先于葬口安,即將直杖倒其間。
球檐之下合襟上,枕對無偏即放棺。
倒杖者葬法之真訣也。用杖之法,先于入首星辰,察其脈絡自然之來勢,以定內氣,順適其情,不遠其理,使前后左右合乎天然情勢,枕圓就尖,不逾界穴微茫之水,知生氣之所鋪,而放棺以乘之也。內氣既定,隨即轉身看杖所指,以察其外氣,然后將杖后枕圓前對尖到一直杖,再將杖穿對左右微茫護穴之紗倒一橫杖,以安葬口中十字,即天心十道,其十字用石灰畫定,以做前后左右準則,又將杖豎在十道中心,復前看后看,左看右看,察其來脈,相其情形,脈不緩不急,則定穴于中,急則從橫杖面前一二尺,緩則從橫杖退后一二尺。脈斜來推左,從直杖挨左一二尺,脈斜來推右,從直杖挨右一二尺,斟酌以定金井,自無毫厘之差,至于尺數多寡,在人意會,要在球檐之下,合襟之上,枕對無偏,對出太極暈二圈之外也。此外仍宜注意,正脈取斜,斜脈取正,橫脈取直,直脈取曲,急脈取緩,緩脈取閉,雙脈取短,單脈取實,散脈取聚,傷脈取饒,硬脈取軟,軟脈取硬,脈正取中,脈斜取側,脈不離棺,棺不離脈,高不露風,低不脫脈,陰來陽受,陽來陰受,順中取逆,逆中取順,饒龍減虎,饒虎減龍,蓋粘倚撞,斬截弔墜正求架折,挨併斜插,吞吐浮沉,強弱十二杖法,依法裁截,此概論杖法也。三寶經曰:(兩片三叉穴自然,杖隨斜側枕尖圓,接迎順逆分強弱,個字之中玄又玄)。此亦杖法謂也。茲為使讀者徹底了解杖法之底蘊起見,列圖于后,以供深求,再融會慣通焉。圖略。
第二十三節 急則用饒
勢如雄急是陰來,雄急來龍緩處裁。
拋出球檐五七寸,免教白爛骨如灰。
山地之龍,皆多陰脈,行度雄急,起伏頓跌,星峰磊落,山勢奔騰,如猛虎出林,活龍奔海,力強勢。此等穴形,必必待其氣勢平緩,方可點穴,急來緩葬,并用饒減之法,始不致當脈閉氣也。當脈則壞其脈體,閉氣則傷其元神,壞其體脈,當必受煞,傷其元神,則氣前曳。受煞曳氣之穴,骨骸必損,多是枯白腐爛而成灰土,因此禍咎踵斗,可不畏乎?所以遇此等形勢之地,必須以法贊之,拋出球檐脈緩之處開井放棺,則必納福而悠久也。
第二十四節 緩則用急
陽來坦緩勢逶迤,龍緩卷于急處宜。
湊如球檐五七寸,免教黑爛骨如泥。
陽脈來龍,行度逶迤,坦緩力弱。真氣彌漫不聚,至入首結穴處,乃嫌龍勢坦緩。龍勢坦緩,則生氣飄散,元神不足,骨陽脈來龍,結穴處必生出堆突,則為陽極陰生,雌雄 牡,方是真結,但此類形穴,必須湊入球檐五七寸處,開井放棺,方可接迎生氣,否則,恐離脈脫氣。離脈脫氣,冷氣侵骸,故有黑爛入泥之患也。此正謂葬法要視緩急而定穴,乃能施福與人,否則猶同棄尸,反招兇禍,葬法之重要,關系禍福尤切,古之賢哲,誨之淳淳,實有奧理存焉,勉之哉,慎之哉!
第二十五節 藏風脫脈
穴之高低,不必拘泥。
有高在山頂,有低在深谷,不過高要藏風,四山環拱。如同云中仙座,祥云捧日,不受風吹,雖高不忌。低要不出界水之外。若在界水之中。雖低在深谷,也不為害,點穴之法,有天生自然之佐證,四山高,穴居高為吉。四山低,穴以低為宜。四勢和平。穴宜居中,水若朝左穴在左。水若朝右穴在右。龍若急時穴在前,龍若緩時穴在后,陰脈來龍,穴居陽,陽脈來龍穴居陰。這是一定之理,如太極,羅紋,土縮,分合,暗翼明肩,天心十道。氈唇,合禁,大小八字。蟬翼,牛角,蝦須,蟹眼,均為定穴之惟一證佐。真機自得,人神入化,隨人意會,或高或低。不用拘泥。
第二十六節 棄死挨生
來龍強弱認分眀,入穴仍推厚薄情。
砂有暗眀水寬緊,挨生棄死穴方真。
生者生氣也,死者死氣也。陰龍急來勢強,弱處為生,強處為死,陽龍緩來勢弱,強處為生,弱處為死,穴中厚薄,亦有生死之殊,左厚右為生,左薄右為死,右厚左為生,右薄左為死,死者以其陰陽未化,生者以有脫化也。砂之明暗,水之寛緊,皆有生死之分,砂以明媚秀麗為生,暗粗 為死,水近以寬為生,以緊為死,水遠以緊為生,以寬為死,生死者氣,煞也,生之為氣,宜 而向之,死之為煞,宜避而背之,點穴安葬,妙在棄死挨生,趨吉避兇,并無他法。大抵強弱厚薄明暗寛緊,其大經也,棄死挨生,其大法也,經法既明,則得手應心,慎之哉!
第二十七節 深淺
深淺由來不等閑,須分平地與高山。
高山止于明堂并,平地還深一尺安。
山地屬陰,濕氣較重,脈絡明顯,棄死雄強,生氣上浮,死氣下沉,故宜淺葬,不可太低,太低則不能乘生氣,恐犯死氣也,平地屬陽,濕氣較少,脈絡微茫,氣勢平緩,生氣下藏,死氣上行。故宜深葬,不可太高,太高則不得乘生氣,恐風吹散而犯死氣也。深淺者作法也,淺似天穴,深似地穴,統同也,似天非天,似地非地。辨異也,大抵深淺,大綱也,平地高山,大領也,綱領既審,則萬目斯舉,觸類旁通,舉一反三,則在讀者之自悟也。
《龍法十要》
第一要得龍脈
穴頂一線之脈,“穴頂”二字,極精要。知脈在穴頂,非山頂。若在山頂下來,則名“貫頂脈”,極兇(天下多地,皆“貫頂而作”)。如絲如帶,若隱若現,滴入穴中。似湯中浮酥,若水面盤蛇(此二句極精妙),當細細體認。有細軟之致,有活動之趣;粗硬,死蠢者,非。有清和之象,有明潤之色;濁粗,暗澀者,非。此等處,惟多臨仙跡,考其應驗,方知真諦(看書千卷,不如登山一回;登山千回,不如明師一句!)。立視穴場上可默喻。此真龍也,此龍方是真的。諸書徒講后龍,蓋幛,飛蛾,龍樓,鳳閣,說得異樣工致,不能如上所言。全無“脈脊”到穴,系虛語耳!凡新舊墳有此,則脈到,脈真,方能發福,無此則假(脈如氣管,無脈則無氣,無氣則無穴)。
第二要乘龍氣
穴中陽和之氣,“陽和”二字著眼。若“陰煞”便無氣了(氣不通則為煞)。更得天生旺氣,速發(是“天生”的地中旺氣,非“人補”的元運旺氣)。如覆上,有蓋氣;如仰下,有水氣;生氣融結,一字一珠。若何葉上露珠一滴,羅羅稍起圓輪,“稍起”二字宜思。葉底獨現精光,現光則氣在;如金盤中,夜光幾顆聯環,高出擁護,“高出”二字宜留意。盤內甘露晶瑩,露晶,則氣在此,真氣也(沒有點兒“功夫”,是看不出來的)。此氣方是真的。凡新舊墳有此,則氣到,氣真,無此則假(一句話:通則有氣!)。
第三要識龍意
得窠,龍意棲,風藏了(藏風聚氣)。得水,龍意止,水交了(界水則止)。逢陽龍,意生,有氣了。前后左右,有尖、圓、方,端凝秀麗之砂(此句精妙!),而龍意住。砂明了。此真意也。諸地書于龍之意態性情,每每不講究。凡聞地見此,則意住,意真,方能發福。無此則假。(氣住則有穴,氣不住則無穴。)
第四要審龍變
高山瀉下平洋,高變低;平陽忽生突泡,低變高;老干抽出嫩枝,老變少;嫩脈度過美舉,少變老;窩中生乳,乳內開窩,陽變陰,陰變陽;龍來緊湊,穴逢空處,偏落,實變虛;局結中正,脈出在腦;角穿來,斜變正;至若肥中取瘦,緩處取緊;饑內含飽,靜中有動。意態百端,不外陰陽相生;陰生陽,陽生陰,變化萬端。總取剛柔摩蕩,剛柔相摩,八卦相蕩(八卦來了)。略舉一二,須人自悟。凡閱地見此,乃真陰真陽媾精會合,方能發福,無此則假(地理亦稱陰陽,其意在此)。
第五要知龍勢
生、強、順、進、旺、平、伏,此勢之吉者。死、弱、逆、退、衰、逸、懼,此勢之兇者。
郭璞曰:“三面氣全,星舉卓拔,八方會勢,氣局圓滿,前后擁護,(形)有包里,諸祥畢至,氣聚水局。”(一山收得圓盤盡,富貴榮華永無窮!)此旺勢也。反是,則衰矣。
卜氏曰:“所取者:活龍,活蛇,有起伏低昂,爪牙枝腳,趨閃轉動。所忌者:死鰍,死鱔,粗頑,蠢梗。”此可以得生死之辨矣!(論龍不過“起伏盤旋”四字而已,“活”在其中也!)
廖氏云:“強是奔走勢力宏”。形勢軒昂,力量盛大,擺折橫潤,體勢雄健。少斷少過,徑出,徑行。弱是瘦峻憎,峻臉嵯峨,浮骨露筋,此可得強弱之解矣!又云:“順是開睜向前往。往舉高大,枝腳包抱有情。逆是反背去,星筆不正,枝腳反杜。進是龍身節節高,由大至小有次序。退是漸消條。龍低穴高,如踏錐樣,枝腳始短終長,高卑失序。”此可得順、逆、進、退之辨矣!
楊氏曰:“平地兩旁尋水勢,有分合;兩旁界水是真龍,有骨脊;平中一突更為奇,有陰陽活動;尤須來氣有生意,忽然入局口鉗開,有局面;兩水隔絕是龍息,有止機。”此可得平伏之勢。反是,則懶坦矣!此數斷(可)分辨真的。
然而,旺與散相似;以下又當分別:強與怒相似;生活與驚懼相似;順勢與走竄相似;進勢與頑蠢相似;剖斷一有少差,福禍自無可準。要福禍準,須仔細剖斷。
旺者,千枝百葉,而彼護此纏,形如蜂屯蟻聚。散者,千條百結,而彼背此反,勢如撒水傾珠。纏護勢旺,反背勢散(全在于“向背”二字)。
“強”是良馬之騰涌,而星峰氣勢自端嚴。“怒”如疾虎之軼奔,而體勢巒頭多倚側。端、嚴、倚、側四字,描盡強弱之壯。
生活者,起伏盤旋,而山朝水抱。驚懼者,走竄拋露,而水返山逃。朝、抱、返、逃四字,是生活、驚懼之眼。
氣勢平伏者,如靜水之風生微浪,而吉在隱隆之中。形勢懶坦者,若片氈之鋪張,平之而無高下之別。
順勢,如水之朝宗,星之拱北,而行度手足自安恬。竄勢,如羊遭虎逐,花被風飄,而體勢手腳自飛斜。安恬兩字攝順勢之魄,飛斜兩字鉤竄勢之魂。
進勢者,龍雖崔巍,而峰巒多有面。頑蠢者,勢雖雄偉,而星體不開顏。有面,開顏,是辨進勢,頑蠢之眼。凡尋龍知勢,則真假立決,方知去取。
第六要看龍星
權星,一方之有勢力者。尊星,一方之最尊貴者。講星,(要)龍穴聚講;焰天火星,漲天水星,獻天金星,沖天木星,俱好星,(今)補天土星。上四星,先師多以“天”名之,蓋取其高出眾山,筆與天接,獨“土”未有以“天”名之者;然能出類拔萃,特障一方,亦似有補天之功,故此編特加尊爵,以配四星(筆者認為:金木水火土,土生萬物,土星實為第一,大地多是土星所結!);此龍家出身之星。
出身雖好,穴內要用得著方好(要能“向我有情,為我所用”);不然,如太祖、太宗的富貴家子孫,都有(家)底,似人自己無本事,專把祖宗夸。諸地書,反反覆覆總從此講來講去,似覺有理,乃曰“有好祖宗,方生好兒孫”。豈不聞堯、舜,圣也,而有朱、均。睦、鯀,頑也,而有舜、禹。且仕宦之兒,降為自隸;田農之子,出為公卿。人道,地道,要皆一理。
華表捍門,禽獸塞口,龜魚鎮戶,羅星收堂,俱好星;此龍本結局之星。要思何以能消受此方好,不然,亦屬閑談。試看真龍結一美局,局內未必墳墳發福,要知發福之墳,必能收拾此美局者(“收拾”二字極當)。
九腦芙蓉,五腦梅花,三臺品字,仙橋大帳,櫥柜倉庫,樓閣殿陛,諸如此類,不可枚舉,盡屬好星。果能得此,亦極難得,此龍來行度之星。嘗見龍上有此星,而葬下兇敗者(沒葬到位,或向立錯了);龍上無此星,而偏結大地者;則又何說?(得“龍法”,自知結不結也!)
直木,圓金,方土,尖火,曲水,五星外,又有九星,九九變來有八十一星,地理書多有詳載,俱宜細心體認(全都看來記得,恐頭發都要白了)。此龍來結穴之星,此方是自家受用處,最當想象情形。(“星”,峰也。)
今之明要看者,正在結穴之星,有坐、立、眠、側之分:坐,如人端坐,不偏不倚;立,如人正立,無歪無斜;眠,如人眠倒,古人云“眠倒星辰豎起看”是也;側,如人側坐、側立、側眠,兼三體,有正、兼、襯、貼之辨。正,是正體星辰;兼,如金兼水之類;貼,如赤金貼火;襯,如土腹襯金之類,至于兼、襯、貼,獨唐國師何令通《形氣篇》言之最親切。俱要蓋帳,兩角,微微展翅。輪暈,輪影,極暈,特往穴場。尋龍知此,則有了巒頭,穴可求也!
第七要察龍咽
《元樞經》云:“咽如鼓稟,一呼一吸”。吹中取氣,(有)大關鍵。龍有束咽,若鼓稟,風箱,管領山川。穴內要接得此。但束氣處,宜短,不宜長:短則氣聚,長則氣散。宜緊,不宜寬:緊則氣暖,寬則氣冷。宜小,不宜大:小則氣斂,大則氣散。宜活,不宜硬:活則氣寧,硬則起蠢。或從左右穿針斗斧,前回結,后順結,入壙宅,要串緊此穴。離咽不遠(則)乘受此穴。離咽遠,要思作如何乘法?如何受法?
至若預定之法,“二十有一”,亦當參看:(咽)中正,則知入首處,穴亦中正;咽斜,則知入首處,穴亦欹斜;咽彎曲,則知入首回顧,而穴逆朝;咽角閃,則知入首角閃,而穴傍取!咽緩長,則知入首處必緩長,而穴居于頂;咽短聚,入首必短聚,而穴在乎近;咽低平,行縮,則知入首平和,穴宜升高;咽滾急,往下,則如入首卓立,穴宜墜底于下。咽土,穴亦土。咽石,穴亦石。束咽(之)陰盛大,則知變陽結穴;陽盛大,則知變陰結穴。過于雄飽,則求蕩開,以清其氣。見其殺強,則喜多劫,以分其威。束咽處,四山顧戀,穴可截關而斬之;(束咽處),脈絡數彎,穴于曲抱而援之;(束咽處),狹小而氣斂,入首(后)穴必陽處(原文是:入首必穴陽處);闊大而其散,入首穴必陰處。
總而言之,生氣則結,死氣則乖。逢結而弱,則入首必形畏氣絕。此見束咽之法,即知結穴之法矣!
第八要詳龍峽
峽者,龍行之跌斷,綿綿亙亙,忽然大斷轉換,另起星峰(之)處也。張子微有二十峽格,蔡西山有五十九峽格,劉江東有六峽論,《泄天機》有四峽訣。各立名字,究亦難盡峽中情狀。要是峽中正脈出,當心扦(穴)。(須有)護持夾(送),護從(過峽)。迎送,來有迎,過有送;或雙迎雙送,或邊迎邊送,不受風吹為準耳。
大概有:陰陽交接峽,或陰過陽接,或陽遇陰接;緊峽,氣緊而小;闊峽,氣闊而寬;蜂腰峽,中細無脊;鶴膝峽,中長有泡;穿田峽,高山落洋;渡水峽,如龍蔭泉之類;崩洪峽,朋山為崩,過水為洪,要覓生成之石;日月峽,有太陰太陽;乾卦峽,或巨石挑成,或橫岡生就;玉尺峽,王字峽,或土或石成形。峽之名,固難枚舉。曾文迪訣曰:“峽偏峽正穴相因,砂短砂長機盡泄”。高低融結,皆中和,與咽法同。但咽過,踵而不斷;峽大,斷而該聯。
男女陰陽峽(原文為“胎”字)內別:峽中脈脊高起,前去必結乳突之穴;脈脊隱隆,必結窩鉗之穴。
“入首”是指龍脈結穴前的最后一個“過峽”,“咽”是穴后“束氣”的地方。“咽”短就罷了,有的“咽”很長。筆者見過一龍脈,來龍有百來十里,結穴前“咽”長得很,有幾十米,而到頭“過峽”處之“入首”則只有幾米,很容易把這種“咽”當成是龍身之“入首”。如果把人的“口”比為“穴”,“入首”則是“脖子”處,“咽”則是“咽喉”處。有的穴后“咽”有好幾處,層層“束氣”,更是容易搞錯。分清“入首”與“咽”在尋龍中有大作用。常見書上言“某龍入首”,實不敢輕信。故學風水實不易也,不得明師登山指點,只憑看得幾本書來,終是個“屋里先生”,談風水動輒“左青龍、右白虎”,頭頭是道,讓人以為“明師再世”;登山則“茫然一片”,不明究里:言“某龍入首,當立某向”。那哪里是“入首”,不過是“山凹”罷了。“咽”就更不必說了,“穴”后才有“咽”,所指的地方“穴”都沒有,何來的“咽”也!
第九要論龍格
梧桐格,節對均勻,出脈中正。芍藥格,雖不對節,卻長短交互均勻。菜葭格,亦交互均勻。楊柳格,邊有邊無。卷簾殿試格,勢似垂簾。蜈蚣格,枝腳皆短,節節均勻,此格多犯劍脊,業此道者宜慎之。水木蘆鞭格,倒地木,略帶微彎;大折大轉者,非。三臺格,有金木土三體。蘆花三裊格,橫側正三個三裊身。飛蛾格,金水合體。寶蓋格,有頂有翅。串珠格,珠泥聯絳。聚講格,五星歸垣聚講。連珠格,五星聚珠。
格不勝述,然海內名墓世族,有無此而大發者,有備此而敗絕者,有大竅在(實有大竅也!)。蓋,真知尋龍者,不遺此,亦不拘此。不知尋龍者,專講此,亦拘此。遺此,拘此,(皆)不可。穴真,用得著,力量更大。專講此,亦不可。即得真穴,用不著,空講無益。其用法,即是大竅,非人勿傳。
第十要傳龍法
龍法之不傳于世久矣!(誠然!自古有緣方能得之。)余間《青囊》、《疑龍》、《撼龍》、《玉髓》、《天王內外傳》,十數家詳解,類多不知真傳,若以私意強作解事,古仙著書之苦衷,竟溟沒而不見也,悲夫!貪、巨、祿、文、廉、武、破、輔、弼,九星。白、黑、碧、綠、黃、白、赤、白、紫,九宮。子、父、財、官、兄弟,五事。上、中、下三元氣運。日、月、水、火、木、金、土、羅、計、熙、孛十一曜。角、井、斗、奎,二十八宿。俱于此辨。
  • 打賞 支付寶掃一掃
  • 打賞 微信掃一掃